在自身的病痛與缺陷間
應該是要找出一條出路
出路, 是如此的難循
幼年的回憶中, 多少的淚水
堆積而成的潛意識壓抑
是否, 可在潛意識之間
逐漸因為成熟的年月變化
而看到一線曙光?
 
人總是往往在不自覺之間, 壓抑了自己心理的那股所謂的怨氣
但怨氣, 有時候也許並非自身不願意去排除.化解
有時候...只是生活週遭的不諒解?
諒解, 我想應可解釋為體諒與了解
但是真做得到的, 又有幾人?
 
我想我是悲觀的, 認定著這個世界不會認同
但是樂觀的我, 時時警惕著, 笑看這一切
笑看著的我, 正在安慰著, 兒時的我

嚕嚕米的花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