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華麗一族, 講到一個有志的青年, 一心想成為鋼鐵人
但是, 浮華的家族中, 卻隱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

多年前, 母親在沐浴時, 被爺爺凌辱, 因而懷孕生下了他
母親與父親間的恩愛情感, 因此而變調
父親開始與年輕貌美的管家, 有著曖昧的情愫
漸漸的, 管家開始掌了權勢, 在家中漸漸顯現地位
因為有著生意頭腦, 對於經商的父親, 事業上也有著許多軍師般的助力
而在家中, 臥房...漸漸變成了三張床, 一張雙人床, 和兩張單人床
有了地位的管家, 開始干涉家中所有一切大小事, 包括子女的裙帶聯姻
甚至, 將母親騙至臥房, 脅迫她...三人行!

哪家權貴對父親的銀行有助, 管家便鼓吹子女合適人選相親
日漸的, 更加壯大了父親銀行的勢力
大女兒, 與一位銀行家二代聯姻, 使父親在該地有了內線, 不時獲得情報, 也從中幫助與大臣等暗中互惠
二兒子, 與一位準總理候選人之大臣千金聯姻, 使父親於金融風暴中, 穩住了不被合併的地位
聯姻後, 因父親認定二兒子為唯一血緣繼承人, 便開始帶著他參與各種重要議程, 不能理解父親的二兒子, 因此而自暴自棄, 酗酒, 與妻子惡言相向, 還將妻子趕出家門...因妻子向大家哭訴, 二兒子不願有後, 逼迫她打掉孩子
二女兒, 與大兒子鋼鐵工廠中的一位青年兩情相悅, 但因管家從中干涉, 逼迫她嫁給銀行家二代, 最終因聯姻之需求不再而告吹
大兒子, 與銀行家千金聯姻, 育有一子; 但是, 這是唯一的例外, 因為他愛她...
但不知情的卻是, 多年前相愛的舊愛, 當年為何不告而別, 原來是因為管家從中介入, 女子只好含著淚水消失
再見面已隔數年, 男子只說, 我不想跟父親走一樣的路

大兒子, 就是這個鋼鐵人, 從小被父親認定他是爺爺的骨肉, 而一直懷恨在心
從小沒有獲得父親的愛的日子, 令他從小事事都加倍努力, 只希望能獲得父親的一個笑容
但父親卻看不到他的努力, 一再忽略他, 視他為眼中釘
派他至父親底下的鋼鐵工廠做事, 是因為他自小便以爺爺為偶像, 同樣的興趣--希望成為一個鋼鐵人
對鋼鐵極有興趣的他, 學習許多相關知識與技能, 請求父親讓他管理鋼鐵廠, 希望能一展長才
有潛能的他, 的確, 造就了這個鋼鐵廠在同業間的極高價值, 甚至打算建高爐後進軍世界
但是建高爐, 需要極大的資金, 必須向父親的銀行融資...

父親一心想在金融風暴中, 站穩一席之地不被合併
但這時恰巧大兒子急需融資, 被視為眼中釘的他, 孰不知父親的計謀是...
以他的融資為出發點, 令參與融資配合的銀行皆被併吞! 並讓鋼鐵廠從中因資金突然的被抽回而破產!!
大兒子質問父親, 卻得到"你是你爺爺的骨肉, 這麼多年看著你, 是我的錐心之痛! 這是我的真心話!" 的回覆
受不了父親這般的對待, 眼看著心愛的鋼鐵廠被迫宣布破產, 資產重整轉交給敵對的鋼鐵公司時, 心灰了

心灰之餘, 他穿著以往與爺爺一同上山狩獵的裝扮, 拿著爺爺送的獵槍, 在白雪飄滿的山頭中, 散步著, 希望能有想通的一天
就這樣漫步了數日, 夜晚在山中小屋歇息, 卻仍舊沒能讓他接受這一切的發生
這夜, 他跪坐在小廳中, 寫著最後一封信
天亮了, 他停下筆, 穿上鋼鐵廠的制服, 走上山頭那稞熟悉的樹, 坐下來望著天空, 祈求上天能給他答案
一陣風吹過, 將烏雲吹散了, 太陽露出來, 晴朗的陽光照耀在他的臉上
他深呼吸一口氣, 將獵槍頂著下巴
磅!
白靄的雪中, 一片赤紅
他結束了他的生命, 在那充滿回憶的樹下

在銀行合併的記者會上, 二兒子接獲警署通知, 將訊息傳給了台上的父親, 兩人連忙趕去
白色棺木中, 靜靜躺著的, 是鋼鐵般的男子, 脖子纏繞著紗布固定
警官遞給父親一張驗屍報告作確認
父親: "B型? 怎麼可能? 他是A型! 他是A型!!"
警官: "報告是不會有誤的"
父親: "當年戰亂時, 檢驗出來明明是A型!"
警官: "戰亂時錯誤百出是難免的...這是高規格的檢驗單位, 準確度是可以保證的"

沒想到的父親, 呆立在原地
母親這才明白, 誤會終於解開了, 被玷汙的她, 並沒有因此產下爺爺的骨肉呀! 
母親當場哭倒在棺木前, 對父親哭喊: "他是你的親生骨肉呀! 他是你兒子!!"
兩位女兒將母親扶至靈堂外坐下, 二兒子走向父親說: "是你跟我, 將哥哥給害死的!" 說完便落淚離開
大兒子之妻, 強忍住最後的淚水, 將遺書遞給父親, 淡淡的說: "這封信裡, 訴說著他最後的心願"
父親拿起信, 看著信中兒子一生所祈求的一個"父親的笑容", 努力只為了看到父親關愛的眼神的想法
終於哭倒在棺木前, 輕輕摸著兒子的臉, 眉頭皺著, 不斷落淚

黑頭車一列, 緩緩開向山頂豪宅的山坡, 那是個可以看遍整個城市的好視野的地方, 對面可以望向鋼鐵廠
宣布破產的鋼鐵廠, 雖然早已被迫停業, 但所有的工人都穿著整齊的制服, 手臂上別著黑色的喪事記號, 走向鎔爐
黑頭車停了下來, 父親下車, 毛毛細雨中, 牽著大兒子之子, 緩緩走向山坡的前端, 望向鋼鐵廠
這時, 鋼鐵廠的煙囪, 緩緩的飄出陣陣白煙
孩子叫著: "哇~冒出白煙了耶!"
鎔爐前, 工人們同時舉起手, 敬禮
這就是, 鋼鐵人最後的心願...

在他過世後半年, 銀行合併已經完成
大女兒之夫因與銀行家之間, 以及各大臣間關係密切
漸漸被大臣暗中幫助立他為銀行行長, 並開始, 計畫合併銀行
合併的目標, 不是別人, 就是父親新成立的銀行

遺書中訴說著, 迷失的銀行家, 失去了信念, 終究, 光芒也將隨之殆盡

嚕嚕米的花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