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來了, 繼吵架之後, 切了一個, 這次又來第二回...這次是我主動提出的.

因為宅了之後常在家看電視, 有次看日本台播"恐怖的家庭醫學"...這次是介紹人體痣的病變.
節目中提到, 人身上各種地方都可能會長痣; 但要特別留意突然發生的, 或是近期有改變的...

不巧, 年初泰就發現我左腳大拇指底部, 冒出一顆淡淡的灰色痣.
當時覺得沒什麼, 以前聽老一輩總說, 人身上的痣會隨著年紀, 或命運走勢而可能產生些微的變化.

結果, 他真的有變化耶~~ 不知道我這半年多以來, 究竟走的是什麼運喔...
它從淡淡的灰色, 加深變成實實的深黑色了. 從無到有的轉變, 完全是一年之間發生的.

那次, 醫師拿放大鏡加上專門測量痣的比例尺, 打量了幾分鐘後, 問我要不要作切片.

想到這裡, 心裡又開始害怕發抖...因為這次打麻醉的位置也很可觀.
眼淚又莫名的想掉下來了, 怎麼這幾年, 老需要面對打麻醉的問題...總感嘆自己的身體命很苦.

事隔一週, 到了切片當天, 全身都在顫抖中躺上手術檯.
因為位置偏背面, 護士還特地要我趴著. 醫生很親切的, 告訴我目前進度, 減輕看不到的恐懼.
終於, 打麻醉的時間還是到來, 醫生不停安撫我: 好了~最痛就這樣了, 最痛就這樣了...馬上就打完了喔~~
呼~ 之後沒知覺的過程, 我毫不在意...

(OS: 厚~別說我俗臘, 麻醉針, 插下去的剎那, 是我最恐懼的部分.
至於麻藥生效之後, 啊就完全沒知覺啦~ 是還要緊張啥! 又沒風險...)

切完了片, 有皮被拉扯的感覺, 原來醫生縫了三針. 因為傷口小, 走路穿鞋都沒任何影響. (OS: 切~~講的好像很大攤)
回家換藥還被泰說"有毛邊"...因為線頭冒出來...(OS: 厚~ 醫師還很炫燿, 這麼小他還能縫三針耶~榮耀的咧!)
醫生說兩禮拜拆線看報告, 希望我平安.

結論: 早知道要切片, 還要經歷打麻醉的恐懼...有點後悔告訴醫生...其他的痣還好沒事...

嚕嚕米的花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