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旅遊, 一直是我所期待的一個年度活動
不僅能使你少少的花費, 卻有大大的收穫--因為可以少花很多錢, 卻可以出國旅遊
但卻也是我心裡的痛...

前年, 去沖繩員工旅遊
很開心的出門, 卻讓我非常落寞的過完最後一天
因為人數為單數, 所以前三天都必須三人一室
連續兩個晚上都是睡在行軍床上, 卻要我負擔相同的團費
最後一晚終於可以睡高級一點的飯店, 卻仍必須與另外的同事同房
不能與較親密的好朋友同房, 心情上真是很落寞
雖說以我的個性, 似乎跟所有人都還不錯, 但仍舊心態上有些許的差別
最後一天早上, 卻因此被忽略了一同與好友吃早餐&一同活動
心情上真的很嘔...在異地, 語言不通的國度, 卻被忽略了

這是打從兩年前, 就有疙瘩的員工旅遊

今年, 很榮幸的被選上當福委成員之一
卻也是我心痛的開始...

心急的我, 很想早點完成進度, 早點回到原本工作崗位作該作的事
也想早日知道補助多寡以及行程價位, 好讓我說服男友一同同行...雖然明知如此窮苦, 是根本妄想的
但我不想重蹈兩年前的情況, 要去, 就除非有攜伴了
說是我的心結無法跨越也好, 無法想像萬一在碧海藍天的國度, 發生同樣的故事, 我會以何種表情面對
況且, 年資的額外補助, 將決定我是否可以和男友一同擁有共同的回憶, 怎會不令我想快點知道結果?

結果, 努力找行程, 問遍朋友學長所得到的結論是...沒有將心比心!?

我認為, 我努力將工作先暫放一邊, 幫大家找行程, 問旅行社
即便當時身體有多不適, 裝了避孕器血流不止不說, 下腹的疼痛更是讓我臉色發白
身體的不適, 連帶的帶來氣喘.咳嗽.心悸...但工作的忙碌卻讓我連請假都不放心
或許不請假是自身的問題, 誰叫自己不舒服卻不休息? 
但誰不想休息? 誰工作不忙? 不是只有你才工作忙碌壓力大又重病好麼!!
得到的答案卻是...我已經有在弄了, 才隔一天你在急什麼? 接下來要請你幫忙, 自然就會通知你
這樣遭到排外的回覆, 心情不爽之下, 仍舊還是幫忙多問了幾間, 但再也不想自討沒趣

今天, 學長公司業務好心來公司講解挑選行程的方式
心想, 講完之後, 那下午就有辦法找福委其他成員開會選出結論了吧?
沒想到講解結束, 他們卻各自回到座位, 彷彿沒了下文
心想, 那就主動踏出這一步吧! 詢問是否要開會, 是否已經可以有結論了? 

哪知道一坐進會議室, 就被說了一頓...
說我給她壓力, 說我雖為福委一員, 卻不能站在她的立場替她著想
說要是你不能承受其他人給你的壓力, 也請你不要把心裡的情緒轉嫁到我身上, 這樣我會壓力很大
說她感冒又得當職代, 已經腦袋空白又不能請假, 卻得被我數落一頓, 嫌棄她沒做事....
說我自己沒搞清楚, 憑什麼認定她沒做事? 莫非做事都得向我報告不可?

天阿! 我的一股熱心, 被當成驢肝肺不說, 卻被當成嚴重的壓力
被當作不體諒, 不仔細了解情況就自己亂猜

試問...如果你同組的伙伴, 誤會你, 指責你, 是不是要去了解原因在開罵?
如果你的伙伴, 打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幫忙, 只想一昧的誤解你, 還會作事麼?
當你的伙伴, 不代表我必須當你的蛔蟲!!
我的步調你不能茍同, 那是因為你不當我這個組員一回事!
我不懂, 如果一開始大家所說的"越拖就越不可能成行", 不是共識的話
那我們有過共識麼?

還是你們都一昧的以為, 我一定已經有了共識? 以為你們所有講的話中玄機, 我都一定聽的懂?

從來沒有這麼崩潰, 在公司還可以穩穩的公事公辦將會議開完回家
沿路表情卻越來越木訥, 腦袋一片空白
踏進家門, 坐在床上, 眼淚卻不自覺的流下來...
一直崩潰般的落淚, 這麼過了三個小時
吃著便當, 眼淚不自覺滴下來
看著電視, 眼淚不自覺滴下來
擦了又擦的眼淚, 讓眼睛都浮腫
抽著煙轉移注意力, 卻在男友想逗我開心, 拿出想請年假出遊的景點地圖時, 眼淚又再度自動掘堤...
努力嘗試融入連續劇的劇情裡, 腦袋一片空白, 卻不自覺的任憑眼淚這樣流著

感覺像是兩個站在同一陣線的人, 卻被捅了一刀, 還讓老是不太幫忙的人, 在背後說風涼話
真的很心痛, 明知自己在作無助的舉動, 卻仍舊很受傷..

我真正的出發點, 單純笨的可以...
只是希望能趕快把事情搞定, 專心回到工作上而已
只是希望體諒其他組員也很忙碌&生病, 想幫忙多作點什麼而已
心想, 要是這件很急迫的事情, 有個人可以熱心幫忙, 你沒空, 也可以授權給我阿! 有何不可?
不要老是說房間什麼時機可以進去談, 有好時機你自然就會去; 要是沒試過, 要是一直沒有好時機, 為何不討論變通?
你可以不領情, 可是為何要誤解我的出發點?
你可以主導, 用你的步調, 但為何要否定我的用意?
我不想要你們都來聽我的, 但也請你尊重, 我也是同在一條船上的組員好麼?
若我以自己的立場, 以所有選出我們的同事的立場來發聲, 這些話有錯麼?
若我明白發聲也得協助出力多作點事, 想加緊速度多幫忙, 這樣叫做不體諒麼?
當下我不想多爭辯, 因為嘴不夠伶俐
當下我沒辦法多辯解, 因為自認我也沒有100%作的很用心
但是, 試問..到底我做錯了什麼?
哭了許久, 想不透, 差點否定了自己, 陷入深深的迷思中
好吧! 若這樣發完脾氣, 就可以趕緊把事情處理結束, 眼睛腫一下又何仿...

嚕嚕米的花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