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無意間看到這篇Blog,笑翻了~本來是為了要看無名日後發展的,卻演變成來看文章,分享給大家看看吧~
[阿郎說要帶他們家那隻名字就叫做「馬爾濟斯」的馬爾濟斯品種的狗去看獸醫。雖然我跟小倫倫道德勸說過不只一次,說他直接把寵物的名字就叫做那隻寵物的品種名很怪,這就好像我不叫他的名字小倫倫而叫他「人類」一樣。不過小倫倫他倒覺得這樣很有創意,很屌。]
[有次大伙到公司附近的麥當勞吃東西,輪到他點餐時,他居然臉不紅、氣不喘的跟服務生說;「我要…薯條切十塊、漢堡來一碗、奶昔一點辣、麥克雞塊不要加蔥花。」這…這什麼路邊攤的對白啊!]
[她直至今日還搞不清楚為何明明是打麻將又不是玩樸克牌,卻稱之為「牌局」。唉!那只是一種約定成俗的統稱啊!難不成要叫「麻局」嗎?就像飯局一樣啊!難道跟人家約好要去吃義大利麵就要說是「麵局」,那吃涮涮鍋是要說成「涮局」還是「鍋局」呢?吃韓國泡菜,是不是要叫「泡局」,我還泡友咧!這多難聽]
這就是為什麼大家還覺得奇怪,我幹嘛把MSN暱稱改成那樣...(笑)
有點跟之前網路流傳的"看誰比較狠之~真心話大冒險"很類似,什麼同學間打賭輸了要做什麼的那種
有次還說到有個男生騎著腳踏車到加油站,跟加油員說:九五加滿,不用統編
結果當場居然不僅是所有加油員&顧客笑翻,連那名男子的所有同學都來圍觀,大家都笑翻了...而裡面居然夾雜著他的女友!!哈哈哈...

[我就一個人孤獨的走進廁所,雖然大部份的人也都是獨自寂寞的上廁所,除非嘿嘿嘿!你是醉翁之意不在「便」。同時二個人進廁所(此部份不浪費章節討論)。我一進去後拉鍊都還沒拉下來,就看到馬桶池裡已有一條夾雜著未完全消化的海苔片呈香蕉狀的大便,它以接近一百三十度的姿勢蜷曲著身體,靜靜的,毫不妥協的維持著一種它認為最驕傲的姿勢躺臥在便池裡,似乎這城市一切的繁華與喧囂都跟淡泊名利的它無關。它見到我後似乎也不以為意,繼續沉默以對,彷彿我就像空氣般,存在,但看不見。它對我那種漠視不屑的態度,讓我怒火中燒,覺得自尊心嚴重受創,於是想要好好的教訓它一番,就先用我那濁黃色火氣很大的小便對它來個下馬威,讓它知道所謂「便中有便、尿中有尿」,做人(或者當便便)不需要那麼驕傲。接著,我就在它面前拉下拉鏈,肆無忌憚的嘩啦…嘩啦…(註:水勢凶猛的聲音)
此時,馬桶池裡,那條堅剛毅不屈的大便仍蜷曲著身體,但因為剛剛受到水流的攪動,它緩緩的在水裡繞著圓圈,身體上下浮動著,就彷彿是池上便當裡那條油炸得非常酥黃的明蝦在油鍋裡翻滾一樣。等我尿完尿後,表情冷冷的看著那條呈明蝦狀的大便,接著不假思索的按下馬桶沖水鈕,神情鄙夷的看著它,心裡想:「永別了,不管你是呈香蕉狀,還是看起來像明蝦,你都只不過是一條大便,這個事實不會改變,你的一生不需要什麼誓言,因為你根本就沒有永遠,你有的只是一張大便的容顏,到你該去的地方化糞池安息吧!」我隨即狠狠的沖了水,但是萬萬沒想到,它竟在那樣水勢洶湧,驚濤駭浪的漩渦中,載浮載沉,依然保持著它那一百三十度不變的姿勢。當巨浪過後,一切歸於平靜,它仍然浮在水面上,依舊維持著它一貫驕傲的神情,絲毫不因外力的介入而妥協,也不以身為大便為恥。
經過剛剛那慘無人道,形同暗殺的沖水馬桶旋渦水流法的偷襲後,那條大便的身體卻完全沒被沖散開來,結結實實,完好如初。這大便經過水勢的沖刷,在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像味噌湯裡那柴魚片的味道。我不由自主的深呼吸一口氣,並根據這大便的形狀與散發的味道,加上其他相關線索,綜合判斷出「拉下」它的主人其年齡、身份與背景。這個「他」應該是一位白領階級年輕的男性業務員,在事業上懷有強烈的企圖心,剛跟上司在一家中等價位的日本料理店應酬完,在上完這間廁所離開後還不到一個小時半。
我將這條「大便」在馬桶池裡所遭受的種種待遇,以科學嚴謹的態度,做出合理而不誇張的推理,簡直就像是刑事案件中的現場重建專家。那我又是如何做出這令人折服嘆為觀止的判斷呢?請聽我如下精闢的分析:首先這星期五晚上這麼晚的時間,還會回來公司上廁所的人,想必是一位事業心很重的上班族,甚至他可能乾脆就以公司為家。再來就是上完大號卻忘記沖水,這顯示出其行事匆忙的業務員性格。接著這條大便呈現黃金比例的明蝦狀,表示拉下它的人其生理狀況尚處於年輕階段,健康情形不錯。這大便中所含的水份,增一分則太油,減一分則太乾,表示這位年輕的業務員深獲上司所信賴,在一家價位中等,上班族負擔的起的日本料理店用餐(這也是柴魚片跟海苔的關鍵所在),現場氣氛還不錯,因此細嚼慢嚥的消化,讓此大便的水份被吸收得恰到好處。至於這年輕業務員已離開這間廁所一個小時半,則是根據馬桶坐墊邊殘留的水漬(或尿漬),其自然風乾的痕跡而判定。最後,因為這裡是男廁,所以大便的主人無庸置疑的是位男性。
我在分析完這條大便的主人後,隨即有一股莫名的感傷在心裡頭翻滾、沸騰,我眉宇深鎖,眼中閃著惺惺相惜的淚光。唉!是啊!如果我也能像這條永不屈服的大便一樣,平常看似無所作為,慵懶閒散,但是在緊要關頭卻能堅持己見,不隨波逐流,所謂「不飛則已、一飛沖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相較之下,這些版權上瑣碎的業務跟煩惱又不是不能解決,這跟那條大便所處的惡劣環境相比又算得了什麼呢!大便它所面臨的是攸關生死的馬桶沖水鈕!而我面對的只不過是唱片銷售那密密麻麻的版稅報表,況且我還有一個剛出社會涉世未深的小助理Selena(後來改名叫依雯)可供使喚跟差遣,雖然我花在教她的時間遠遠比她幫我處理版稅的時間多得多,而且還為了讓她相信以上的論點,我又花了更多時間來說服她,怎麼會這樣呢?唉!算了!外面失業率這麼高,我不過是在煩惱要先處理那件事情,那些失業的人卻是在煩惱下一餐在那裡。人是應該要惜福,這些種種都是大便它帶給我的啟示跟教誨。
可敬的大便,我打從心裡對它肅然起敬,我決定用實際的行動回饋它,表達我對它的尊崇,而不只是嘴巴說說而已。於是我用廁所旁的垃圾夾,小心翼翼的將它挾起,深怕傷了它尊貴的身體,然後再用捲筒衛生紙將它一層層細心的包裹住,臨時放置在同事婉怡她一時忘記帶回家的那個不鏽鋼製上面有維尼熊可愛圖案的便當盒裡。這位前宣傳部(現已調往海外部)美眉型的同事婉怡,手腳勤快,辦事俐落,深獲公司同事的喜愛(主要是男同事),人長的頗為清秀,舉手投足間散發一股渾然天成的氣質。雖然她長相清秀但發起脾氣來卻絕不可愛,尤其是誰不小心碰到她那心愛的維尼熊便當盒時,她可絕對是會殺人的。請注意,只是「碰」到而已喔!上文中並沒有提到什麼刮傷或損毀的字眼。順帶一提的是,這位公司六年級後半段的女生,她還是周杰倫「半島鐵盒」歌曲裡對應巨砲開場口白「小姐,請問一下有沒有賣半島鐵盒。」「有啊,你從前面右轉的第二排架子上就有了。」那句輕脆甘甜的女Voice就是她唸的。
寫到這裡(或者說你們看到這裡),一定會有人對我的行徑感到不恥跟唾棄,甚至胃部都可能已經在抽慉,Oh, My God!沒看過這麼噁心巴拉的事情。如果我光用文字細膩的描述與生動的形容,就足以讓你們身歷其境,彷彿已經看到了畫面,聞到了味道,那我是應該高興嗎?得意於自己對文字的駕馭能力已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嗎?不!我絲毫沒有半點雀躍之心,這就如同一個差點失去半條命,剛逃離撞鬼現場的人,上氣不接下氣的跟你轉述說他剛剛所發生的事情,而你在聽完後卻只是吐個舌頭,擠眉弄眼故做驚嚇狀的說:「好恐怖的鬼故事喔!」什麼叫做「鬼故事」,那是攸關人家生死的親身經驗,你卻把它輕描淡寫定義為「故事」。我講的也是實際所遇到的事情,它不是一篇杜撰虛構的小說好嗎?況且你們又何嘗想過一個問題,那是因為你們不了解這條大便對我的意義,對它沒有感情,就不會有關心;沒有關心,你對它的遭遇就不會有反應。所以,你們會覺得我是不是有「神經病」!問題是像我這樣侃侃而談、條理分明、思緒敏捷的人,你橫著看、側著看、倒著看、怎麼也不像是有神經病的人好嗎!如果,你是對新鮮事物接受度很高的七年級生,搞不好你還會覺得這篇文章很酷呢?唉!走筆至此,縱然被他人(主要是看到這篇文章的讀者)所污衊與攻擊,但此刻我心中了無怨懟,一切笑罵由人,反正公理自在人心。難怪有人形容一種鬱悶的表情叫「結屎臉」(台語),這句話是說一個人被冤枉與污辱到一個境界時,他會昇華到像大便一樣,臉上充滿法喜跟大智慧,對他人不敬的行為採取寬恕與原諒,就像現在的我一樣。
最後,我在這裡鄭重的告訴你們,我非但精神上沒有錯亂,人格上也毫無瑕疵,我還準備幫這條與眾不同的大便報名「亞太區第三屆金大便獎」。記得上一屆的冠軍是一條來自日本北海道鑲嵌著玉米粒呈芝麻球狀的大便,據說它的主人是一個名叫「小小楊」旅居日本的華裔第二代,為了拉出這「坨」曲線無懈可擊的大便,硬是便祕了好幾天,才得以拉出這呈芝麻球狀的大便。我對這條呈香蕉狀金黃色代表台灣精神的大便有信心!我真的是以它為榮,因為它確實實踐了「演什麼就要像什麼」的最高精神。是大便,就做到一條最具個人Strain特色的大便。雖然身為人體大腸吸收營養後所累積的殘渣,但它卻「殘而不渣」;雖是人體排洩出來的「殘質」,但卻絕非「便渣」。從被人嫌棄的拉在馬桶池裡那天開始,它就不妄自菲薄,而且力爭上游,造就出一種異於常人的英雄典範,在糞便界、屎尿圈寫下可歌可泣,令人動容傳奇的一頁。親愛的朋友們!就讓我們敞開心胸的接納它,並且一起為它祝福與加油吧!]
這也是那篇文章中的片段,我想我也會因此而對大便開始肅然起敬吧~(笑)
這個作者是最近新流行的手機小說的作者,我想他跟九把刀的功力應該差不多吧..

嚕嚕米的花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